1. 首页
  2. 科技

拒绝手机成瘾!科技界大佬都在限制自己孩子使用智能设备

外媒报道,现在智能手机已经成为我们与家人、朋友和世界联系的纽带。然而,很多人从未认真考虑过智能手机对自己的影响,一些科技界大佬都在限制自己的孩子使用智能设备,而我们却玩手机成瘾。下面是关于智能手机的使用情况以及它对我们带来的不良影响。

拒绝手机成瘾!科技界大佬都在限制自己孩子使用智能设备

智能手机使用情况

德勤(Deloitte)的一项调查显示,典型的智能手机用户每天要查看手机47次,其中18岁到24岁的用户每天要检查86次。89%的人醒来后会首先查看手机,他们每天触碰、敲击或滑动手机的次数高达2617次。对于普通用户来说,这意味着每年达100万次的触摸。对于重度用户来说,这个数字可能还要加倍。

在2017年的三个月里,全球安卓用户使用手机应用的时间达到3250亿个小时,即3700万年。这比2016年同期增长了40%,而且也没有将iOS用户计算在内。相比之下,美国电视用户每季度观看约980亿个小时(或1120万年)的电视,包括Netflix等有线电视和流媒体服务,大部分都是直播。

到2016年末,整个Xbox用户群在15年的游戏中突破了1000亿个小时的游戏时间。而在短短3个月内,Android用户玩手机的时间就超过了这个数字3倍。虽然打游戏时间正在增长,电视观看时间处于停滞状态,但智能手机的使用量仍在以极高的速度增长。

科技精英限制手机使用

今年11月份,Facebook前总裁肖恩·帕克(Sean Parker)坦率地讨论了他帮助成长状大的社交媒体网络巨头,他说:“或许只有上帝才知道它对我们孩子的大脑有什么影响。”帕克公开了Facebook的早期理念和获取数十亿美元服务的方法:“在创建这些应用的过程中,Facebook信奉的理念都是最大限度地吸引客户的注意力,并让他们尽可能多的花费时间在Facebook上面”

其他前Facebook内部人士,比如“点赞”按钮(后来被称为Awesome按钮)的联合创始人贾斯汀·罗森斯坦(Justin Rosenstein)曾公开表示,该公司的雄心损害用户的最佳利益。罗森斯坦在接受《卫报》的采访中说:“如果我们只关心利润最大化,我们就会迅速进入反乌托邦状态。”他还承认,自己从不登陆Snapchat和Facebook等平台。

硅谷初创企业Dopamine Labs联合创始人拉姆齐·布朗(Ramsay Brown)在11月接受了《60分钟》节目的采访,他坦承自己的公司正在设计引人上瘾的应用和游戏。布朗说:“我们真的生活在这个新时代,我们不再只是设计软件,而是在设计思维。”

创造了这些软件和硬件的人——微软联合创始人比尔·盖茨(Bill Gates)和苹果已故联合创始人史蒂夫·乔布斯(Steve Jobs)都声称,限制孩子们在他们帮助开发的设备上花费太多时间。乔布斯在2011年接受《纽约时报》采访时承认,他限制孩子们使用这类技术。盖茨和妻子梅琳达(Melinda)也对屏幕时间设置了限制,三个孩子直到14岁才得到智能手机。

这些硅谷的科技精英们把他们的孩子送到技术含量较低的学校,比如华尔道夫(Waldorf)或斯坦纳(Steiner)学校,或者是Brightworks学校,孩子们在那里学习创造力,而不是编程。iPhone、iPad以及笔记本电脑都被禁止使用。如果工程师、创造者和领导者致力于限制屏幕时间和社交网络访问还不足以让你停下来,那么再去看看设备对我们产生影响的研究。

智能手机如何影响我们?

智能手机让我们感到心烦意乱。在德克萨斯大学的一项研究中,如果学生附近有智能手机存在,即使手机处于关闭状态,他们在认知能力测试中的得分也比较低。事实上,手机距离学生跃进,结果越糟糕。而当学生与手机完全隔离后,结果表现更好。

我们的情感关系似乎也被智能手机所破坏。一项发表在《大众媒体文化心理学》(Psychology of Popular Media Culture)杂志上的研究发现,特别依赖智能手机的大学生恋爱关系更容易出现不确定性。另一方面,那些认为自己的伴侣对智能手机依赖程度较高的人,对他们的关系不太满意。

美国国家安全委员会(National Safety Council)引用的一份研究报告指出,在美国,超过27%的车祸可能是因使用手机引起的,比如通话、发短信或使用智能手机导航、播放音乐等。圣迭戈州立大学的心理学家让·特温格(Jean Twenge)说,自2011年以来,青少年抑郁症和自杀率急剧上升。研究显示,经常使用社交媒体的青少年,患抑郁症的风险增加了27%。而那些经常从事体育运动、做家务活甚至更常从事宗教服务的人,风险则大大降低。

Monitoring The Future发现,青少年的睡眠时间、开车时间、约会时间以及运动时间都越来越少,他们在学校外看不到自己的朋友,更有可能感到孤独。当我们试图睡觉时,手机可能会妨碍我们获得高质量的睡眠。发表在《精神病学研究杂志》上的一项研究发现,夜间使用蓝光LED的智能手机会降低睡意,减缓褪黑激素的分泌,并导致用户产生更多的错误。

哈佛大学的一项大型研究调查了2.5万名美国青少年的健康状况,发现有20%的人每天花在屏幕前的时间超过5个小时。与那些在手机上花费较少时间的人相比,这些年轻人患肥胖的几率要高出43%,睡眠不足和缺乏锻炼的几率增加1倍。更糟糕的是,我们更容易分心,睡得更少,感到空虚、孤独,甚至更糟情况下会自杀。青少年自杀人数现在超过了他杀人数,这并不是因为他杀率在下降。特温格指出,更多的设备使用与自杀风险因素上升呈正相关。每天在设备上花费至少3个小时的青少年更有可能在谷歌上寻找自杀的方法。

拒绝手机成瘾!科技界大佬都在限制自己孩子使用智能设备

女孩的情况很快就会赶上男孩。2015年,12到14岁的女孩自杀人数是2007年的3倍。特温格表示,这很可能是因为网络欺凌所致,这种行为在女孩中更为普遍,她们在社交媒体上的“社会地位或关系”受到破坏,社交媒体为“排斥和欺凌其他女孩”提供了平台。在同一时期,同龄男孩的自杀率比女孩高出一倍。

研究人员谨慎地指出,在大多数情况下,智能手机正在加剧现有的行为,但这不是根本原因。智能手机使用与消极行为或结果之间的联系常常是很重要的,但可能是巧合,还有来自其他遗漏的因素。许多人可能会说,在电视、个人电脑和互联网中可能存在类似发现。但智能手机是一种更加个性化的技术,因此影响也更大。

反击:使用应用来对抗应用

即使知道这些事实在一定程度上是正确的,但限制智能手机使用的想法很可能不会得到大多数人的回应。当你知道某件事对你不好,并继续做下去的时候,那就意味着已经上瘾。我们开始更加注意自己的行为:在最近的两项研究中,包括2017年全球手机消费者调查,47%的美国成年人说他们正在有意识地减少或限制智能手机使用的持续时间或频率。

美国心理学会(American Psychological Society)围绕着形成健康习惯而不是过度反应、讨论决策、保护就寝时间以及培养现实生活中的友谊等提供了一系列的数字指导方针,尤其是对那些有孩子的人。对于成年人来说,有些人在使用应用程序来限制手机使用时发现了一些反直觉的方法。

Checky(Android和iOS免费)收集你使用手机的数据,向你展示每天解锁手机的次数,并随着时间的推移记录这种行为。记录你的个人进展情况,这足以让你重新思考。

AppDetox允许你为单独应用设置规则,比如限制浏览Facebook的时间(每天30分钟),每天只发布6次信息,或者只允许你在特定时间访问应用程序。

Onward、Freedom和Flipd都是类似的应用,具有跨平台或更长锁定时间和数据的高级选项。

Forest利用我们倾向于玩免费游戏的特性,游戏化了限制干扰的过程。在Forest应用中,种下的种子会变成一棵树,作为一种有意识的、和平的提醒。

现在该做什么?

技术的变化如此之快,以至于准确预测一种趋势将在哪里结束,另一种趋势将何时开始是不可能的。目前,我们的智能手机质量和性能仍在不断改善,增强现实已经临近,尽管还没有重大的技术突破。目前,我们陷入了智能手机的世界。每项统计指标都表明,我们越来越多地使用我们的设备。来自研究人员的数据将会使我们关注的焦点变得更加突出,但早期的迹象并不好。

现在最好的答案就是试着监控你使用手机的方式,看看如果你尝试为应用程序设置限制或物理约束会有什么感觉。像任何上瘾一样,戒掉手机是不容易的,所以如果你有兴趣限制你的使用,请慢慢来,设定可以实现的目标,并对自己保持诚实。

本文来自投稿,不代表ZEAKR | 智客生活立场,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zeakr.com/453.html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联系我们

400-800-8888

在线咨询: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邮件:admin@example.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30-18:30,节假日休息

QR code